北京掃黑除惡戰果:王海民、王海深犯罪集團覆滅記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一些地段車匪路霸橫行,運輸車輛屢遭不法分子的敲詐和搶劫,司機擔驚受怕,精神壓力大,不願跑長途,嚴重阻礙了客貨運輸。近年來,隨着我國交通物流環境日漸改善,公安機關不斷加大打擊力度,車匪路霸也銷聲匿跡了,但仍有人鋌而走險。近日,北京延慶法院判決了兩個涉惡的犯罪集團,他們就是消失多年的車匪路霸。

2018年6月25日,有人在網上發佈一封舉報信,舉報內容令人震驚,説在北京延慶境內有一夥車匪路霸,他們把高速路變成宰人場,巧立名目、漫天要價,明目張膽搶劫,藉機大發橫財。

舉報信是貨車司機趙先生寫的,信中披露了延慶境內汽車救援中漫天要價,訛詐司機的事實遭遇。此文發出短短几個小時,瀏覽量就達到2萬餘人,網民紛紛發帖,強烈要求公安機關給予打擊。

近年來,隨着交通物流環境日漸改善,車匪路霸早就銷聲匿跡了。而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首都北京,車匪路霸竟然死灰復燃,就連辦案民警都覺得不可思議。

2018年6月17日凌晨,趙先生駕車行駛到居庸關長城附近時,貨車出現故障,就停在應急車道等待救援,這時,一輛掛着警燈,拉着警報的轎車駛了過來,兩名穿着警用反光背心的男子走下車,就要拖車。

警燈、警報,警服,看對方如此陣勢,趙先生很害怕,也沒敢阻攔,他的貨車被這夥人拖進了一個名叫延慶興民汽車救援的公司。

進了延慶興民汽車救援,趙先生被索要7600塊錢的拖車費,趙先生無法接受,雙方陷入了僵局。這時,一名修車廠的員工跟趙先生説,“我們老闆脾氣好,你去買兩條好煙我跟他説説。”於是趙先生花了1300塊錢買了兩條中華煙,給了修理廠老闆。儘管趙先生給老闆送了兩條名牌香煙,收費卻一分錢也沒少。

北京市延慶區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長李雙説:被害人從拖車到買煙到修車,每一步都在不斷地付出經濟損失,最後被害人還把自己的經歷發到了網上。

據趙先生描述,這夥人穿着警用反光背心,車上還裝着警報、警燈,在京藏高速路上強行拖車,強迫司機交納高額拖車費。由於案情重大,北京市公安局延慶分局立即成立專案組。

民警調查發現,跟趙先生有着同樣遭遇的不在少數。

民警調查發現,受害人都是跑長途的大貨車司機。據司機反映,這夥人長期在京藏高速八達嶺長城附近活動,打着拖車救援的幌子進行敲詐、搶劫,很多司機因為擔驚受怕,精神壓力大,甚至放棄了貨車司機的工作。

高速路上車匪路霸橫行,不僅嚴重危害了正常的道路運輸,破壞了社會的穩定秩序和安定環境,還嚴重損害了首都的形象。那麼到底是誰如此猖狂,在高速路上橫行霸道,又是誰佔路為王,為非作歹呢?很快,一個名叫王海民的男子浮出了水面。

剃着平頭、戴着大金鍊子的男子就是王海民,是延慶興民汽車救援公司老闆,他就是車匪路霸團伙的頭號人物。

張憲平是王海民的妻子,是車匪路霸團伙的二號人物。作為妻子,張憲平本應該勸阻丈夫王海民,但她卻充當起了幫兇,夫妻倆是夫唱婦隨。

王海民、張憲平夫婦,46歲,延慶本地人,起初二人經營着一家洗車店。2015年,隨着洗車行業競爭加劇,夫婦倆開始涉足拖車生意,也就在這時,夫妻二人開始鋌而走險,走上了犯罪道路。

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王海民、張憲平夫婦不僅夫唱婦隨,還是父子齊上陣,他們的兩個兒子中專畢業後沒有找工作,夫婦倆叫他們過來幫忙,到高速路上夜巡,尋找下手目標。

邱先生是一名貨車司機,2018年4月15日,他從大連拉了一車草莓,準備送到包頭,行駛到京藏高速八達嶺長城附近時車沒油了,可就在他等待救援時,王海民的手下趕了過來,強行把車拖走了。

本來只要拖到加油站加油就可以繼續趕路,可是對方卻把車拖到了興民救援公司大院裏,要求支付5000元拖車費。邱先生覺得自己受騙了,拒絕支付,對方竟然開車堵住了邱先生的貨車,揚長而去。車被扣了,人也消失了,邱先生立即報警。

民警在興民救援公司辦公室,找到了老闆王海民。

看到王海民態度蠻橫,擔心草莓腐爛,邱先生自認倒黴,被迫支付了3000元才把車開走。因為耽誤了5個小時,車上的很多草莓都爛了,給邱先生造成了35000多元的經濟損失。

京藏高速北京段,也就是原來的八達嶺高速,全長69.98公里,2001年建成通車,是北京城區通往八達嶺長城的一條交通要道,這裏常年重型貨車雲集,特別是從昌平南口到八達嶺長城出京方向,由於山高坡陡,大貨車故障時常發生。

龐女士,50多歲,在延慶區興民汽車救援公司的大院內,為了能少交一部分拖車費,龐女士苦苦哀求張憲平兩個多小時,期間還下跪求情。

因為情緒過於激動,龐女士多次哭暈,倒在了地上。

可無論龐女士如何哀求,同樣是女人,張憲平不僅沒有一絲憐憫之心,還辱罵,甚至動手毆打龐女士。

潘先生是龐女士的丈夫,2018年3月20日凌晨3點,潘先生開車去送貨,行駛到京藏高速水關長城附近時,貨車突然出現故障,就在潘先生等人過來修車時,王海民的手下過來,不由分説,就要把車拖走。

沒等談好價錢,對方就強行把車拖走,潘先生要求他們將車拖到2公里外的水關長城出口,結果那夥人卻捨近求遠,一口氣拖行了30多公里,來到了興民救援公司的大院。

進入公司大院,對方張口就要3900元拖車費,否則就要扣車。

潘先生説,他根本沒有叫拖車救援,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知道他的貨車出現故障,過來強行拖車,如今又要強制他們交納高額拖車費,自己覺得很冤。

對方態度很強硬,不交錢就不放行。僵持不下,潘先生只好報警求助,儘管民警在場,王海民依然毫不退讓。

龐女士説,他們剛來北京,家裏有三個孩子,就靠着丈夫送貨掙錢謀生,貨車被強行拖走,她們無法承受,才苦苦哀求張憲平,希望能放她們一馬,可是王海民、張憲平夫婦一點情面也不講。

僵持了兩個多小時,最終在民警的調解下,王海民才鬆口,最終龐女士還是被迫交了1000元才把車開走。

黑惡勢力是危害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毒瘤,長久以來為人民羣眾所深惡痛絕,黑惡勢力的存在,不僅對經濟社會秩序帶來了巨大的傷害,而且讓人民羣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蕩然無存。車匪路霸長期為非作歹、欺壓貨車司機,不僅擾亂了貨運市場秩序,還會給社會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秩序帶來極大破壞。

李先生的遭遇更悲慘,也更冤屈。2018年5月8日凌晨5點多,李先生在京藏高速正常行駛,行駛到八達嶺附近,因為坡度大,車上載的貨物較重,車速比較慢,這時,王海民的手下不分青紅皂白,直接逼停了他的車。

沒等李先生反應過來,後方就來了一輛拖車,強行把車拖進了興民救援公司的大院,索要7200元高價拖車費。自己的車被莫名拖走,還要支付高額費用,李先生趕緊報警。

盧建彬,是王海民的手下,就是他強行拖走了李先生的貨車。

由於雙方爭執不下,民警找來了興民救援公司老闆王海民。

堂堂七尺男兒,李先生就差下跪哀求了,但王海民依然不依不饒。

最終,李先生被迫交納了3000元拖車費,才算脱身苦海。隨着調查的深入,延慶警方逐漸摸清了王海民、張憲平犯罪團伙的基本情況。

照片上的男子叫趙建峯,是王海民的得力干將。到了凌晨時分,高速路上大貨車比較集中,發生故障的概率也在加大,趙建峯帶着9名手下,駕車在高速上來回巡路,他們穿着印有高速救援、高速清障、警察等字樣的反光背心,手裏拿着電台,車上還裝備了警燈、警笛。

發現故障車,趙建峯採取車輛阻擋、言語恐嚇等方式,阻止貨車離開。接到通知,拖車司機龐學鋒等人則駕駛着裝備警燈、警用標識的大型拖車,快速趕到現場。

拖車到達現場後,他們就會採取謊報費用、快速掛鈎等方式,將貨車強行拖走,逼迫司機支付高額的拖車費。

警方調查發現,這個犯罪團伙共有21名成員,分工明確,組織嚴密,王海民、張憲平夫婦負責全面工作,趙建峯、劉希楠等11人負責巡路,尋找故障貨車,龐學鋒、冀恆、馬蒞等7人負責拖車,盧建彬充當掮客,在京藏高速昌平、延慶路段,通過暴力、威脅等手段強行拖車,謀取高額拖車費。

警方在調查王海民團夥的時候,又發現有很多證據都指向了一個叫王海深的男子。

這名光頭男子就是王海深,43歲,延慶人,也是一個狠角色。

王海深跟王海民沒有任何關係,但兩個人卻很有默契,地盤劃分很明確,王海民在高速路上活動,而王海深則據守高速路以外的路段,兩人各自為王,互不干涉。王海深的業務,甚至比王海民的還要廣泛,除了強行拖車,他還帶人強行修車。

2016年12月22日凌晨2點多,在延慶張山營,貨車司機範先生駕車發生追尾事故,王海深團伙得到消息後,強行把車拖到了修理廠,未經範先生同意,就把貨車強行拆解了。在對方的威脅逼迫下,範先生支付88000元的鉅額費用。

2017年3月29日凌晨,喬先生的貨車在京新高速上發生交通事故,王海深強行將車拖到了自己的修理廠,未經喬先生同意,把貨車拆解。最後,喬先生的貨車沒修好,還交了27萬元的修車費。沒了貨車,也就沒了收入,喬先生被逼無奈,回老家做了一名看大門的保安。

王海深團伙共有6人,王海深是老闆,負責全面工作,賈月、趙建磊等人駕車在延慶路段巡路,發現事故車就採取強拖、欺騙等手段,將車拖到修理廠,依仗人多勢眾,採用圍堵、恐嚇等暴力手段強行修車,非法獲取天價費用。在掌握了王海民、王海深團伙的犯罪證據後,專案組展開收網行動。

民警在王海民的家裏搜出一個保險櫃,裏面存放着大量金銀首飾和一些現金。

收網行動,警方將王海民團夥21名成員,王海深團伙6名成員全部抓獲,並在王海民、王海深二人的公司內起獲了十多輛拖車,40多件反光衣物、警燈、電台等物品。王海民、王海深等人因涉嫌犯搶劫罪被刑事拘留。

由於團伙犯罪的隱蔽性很強,僅從單一案件很難認定違法犯罪的社會危害性,只有通過串併案,才能發現裏面的犯罪問題。我國《刑法》第26條規定,三人以上為共同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於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惡勢力是指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結合本案證據,檢察機關認定王海民、王海深兩個犯罪團伙為惡勢力犯罪集團。

2020年1月31日,北京市延慶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王海民惡勢力犯罪集團搶劫案。

法院經審理查明,為了謀取利益,被告人王海民、張憲平、趙建峯、劉希楠等21人,對途徑京藏高速延慶路段的事故貨車、故障貨車,多次實施強行拖車和高額收費的搶劫行為,嚴重地擾亂了京藏高速貨運的秩序。據統計,從2016年8月到2018年6月,王海民團夥共作案72起,涉案金額37萬餘元。

庭審中,王海民、張憲平夫婦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張憲平一直痛哭流涕,表示願意認罪伏法,而王海民卻滿不在乎,拒不認罪。

2020年3月27日,延慶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王海民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張憲平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趙建峯、劉希楠等19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2年6個月到一年6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王海民的兩個兒子也受到刑罰,大兒子王玉騰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小兒子王世文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

2020年6月30日,北京市延慶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王海深惡勢力犯罪集團搶劫案。

庭審中,面對檢察機關的指控,王海深、張昕等6名被告人卻拒不認罪。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王海深糾集他人組成惡勢力犯罪集團,以提供修車服務為幌子,採取欺騙、誤導等手段將車輛拖回修理廠,採取圍堵、恐嚇等暴力威脅手段,劫取財物。從2016年到2018年,王海深團伙共作案33起,涉案金額高達100多萬元。延慶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王海深犯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張昕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賈月、趙建磊等4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0年到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王海民、王海深團伙落網後,北京市公安局紀委對15名涉案民警分別處以政務處分、行政告誡、批評教育等處理,並追究了5名領導幹部的隊伍管理責任。針對落實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主體責任不力、工作人員失職失責等問題,延慶區紀委監委向延慶區交通局和延慶區市場監管局兩家單位下發了紀律檢查建議書,提出了整改建議。

2020年9月3日,記者再次來到京藏高速延慶段,通過執法部門對高速公路車輛救援、汽車修理等行業的清理和規範,天價拖車、強行修車等現象已經得到有效治理。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王海民王海深團伙在京藏高速路上為非作惡搶劫過境司機,讓人民羣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大大降低,嚴重破壞了首都的形象,性質極其惡劣。這也給首善之區的精細化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於惡勢力團伙務必堅持守土有責,打早打小,冒頭就打的工作機制,堅決剷除黑惡勢力滋生的土壤。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脱貧攻堅決戰決勝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是冬奧會延慶賽區基本建成之年,也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為期三年目標實現之年、長效長治起步之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也關係着人民羣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今後將繼續保持嚴打高壓態勢,深挖徹查涉黑案件,剷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建立健全掃黑除惡長效長治機制,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北京,切實維護首都的安全穩定。

轉載自公眾號:法治進行時

相關新聞

    推薦閲讀